2020年12月18日,特朗普总统将《外国公司问责法案》(“HFCAA”)签署成法。当天晚些时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证交会”)主席克莱顿(Jay Clayton)发表声明,提供了关于证交会应HFCAA成法而计划进行的一项规则制定的最新情况。鉴于HFCAA与计划中的证交会规则制定之间存在重大重叠,克莱顿主席已指示证交会相关部门修订已近完稿的拟议规则,以纳入国会最新立法要求。

孖士打近期的一篇法律动态谈到HFCAA的通过。该法案要求证交会制定一些规则,适用于使用位于特定司法管辖区的审计师事务所的向证交会提交报告的公司。在该司法管辖区,当局对上市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PCAOB”)检查或调查这些审计师事务所的能力有所限制。具体来说,证交会将需要颁布规则,要求相关公司披露与包括中国共产党在内的外国政府实体的联系。另外,如果证交会认定某公司已有三个与其审计工作有关的“非检查年度”,则证交会需要禁止该公司的证券交易。在那篇法律动态发表时,孖士打提到该项法案正被提交给特朗普总统,而总统预计会将其签署成法。

该篇法律动态还讨论了证交会计划采取的对策,以解决PCAOB被限制获取审计工作底稿的问题。简而言之,克莱顿主席已指示证交会相关部门开始起草一份拟议规则,要求其与总统金融市场工作组(“PWG”)今夏提交的建议相符。PWG的建议呼吁对在美国证券交易所上市交易的公司采取更高的上市标准。

实操考量

现任证交会将不再考虑按计划在今年年底前制定好一份拟议规则来实施PWG的建议。作为替代,克莱顿主席已指示证交会相关部门考虑一些实施HFCAA的方式,以保护投资者,同时确保美国市场公平有序的运作。克莱顿主席称该指示是“务实的一步”。的确,它要求证交会的程序与HFCAA保持一致,而HFCAA要求证交会开展比之前的拟议规则更加广泛的落实工作。

克莱顿主席计划在本月底前离开证交会,这将导致证交会将有四名委员留任,其中两名委员为民主党,两名委员为共和党。在拜登政府任命一位得到参议院确认的证交会新主席之前,证交会将有至少一名代理主席。这一情况带来几个不确定因素,可能影响证交会实施HFCAA的方向和时机:证交会的相关部门是否会继续遵循克莱顿主席的指令,将PWG的建议纳入拟议规则中?1他们是否会收到新任主席或临时代理主席的新指令?HFCAA将于何时在证交会制定的规则下被全面实施?

尽管在证交会规则制定的具体内容方面可能存在一些不确定性,但HFCAA包含一项法定要求,即证交会须在HFCAA成法之日起90天内发布规则,以实施HFCAA的披露要求。不过,鉴于规则制定的复杂性以及证交会即将进行的领导层变更,证交会可能需要超过90天的时间才能通过最终规则。话虽如此,我们还是预计拟议规则(至少与披露要求相关的部分)将很快公布以征询公众意见。我们预计公众意见征询期会在30天到90天之间,但该意见征询期有可能根据证交会的决定而延长。尽管我们注意到,视届时的证交会主席是谁,证交会最后采用的最终规则与PWG的建议可能有很大不同,但我们预计证交会制定规则以实施HFCAA的努力将持续下去而不会减弱。


2020年8月,在PWG提交建议后,克莱顿主席指示证交会相关部门准备拟议规则。证交会主席克莱顿、证交会企业融资部主管William Hinman、证交会投资管理部主管Dalia Blass、证交会交易及市场部主管Brett Redfearn、证交会国际事务办公室主任Raquel Fox、证交会首席会计师Sagar Teotia——证交会对总统金融市场工作组报告的回应声明(2020年8月10日),网址为https://www.sec.gov/news/public-statement/statement-presidents-working-group-financial-mark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