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近期事件影响,通过电话或视频交流进行远程医疗或远程诊疗的情况大幅增多。

不过在香港,以及较小程度上在中国内地,旧法规依然限制了远程医疗的广泛采用。远程医疗的一个明显忧虑在于可能很容易忽略“面对面”的诊疗才能诊断的症状,这就让医疗服务提供者容易面临过失申索和保险保障方面的困难。同时,患者也容易遇到漏诊或误诊问题。然而,一些司法管辖区仍准许在特定情况下使用远程医疗。

美国最大的独立远程医疗服务提供商Teladoc Health称,在截至3月20日的一周中,其服务量与之前一周相比增长了50%。瑞典公司KRY International(欧洲最大的远程医疗服务提供商之一)则说,其注册量增长了200%以上。

在亚洲,由于发生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疫情,韩国政府暂时放宽了对远程诊疗的限制。在大邱和首尔,新设立的远程医疗中心根据患者自我报告的生命体征信息、问卷、实时视频交流和其他程序,为症状轻微并正自我隔离的COVID-19患者提供免费医疗服务。据这些远程医疗中心报告的数字,它们每月向约1,500名患者提供服务。

香港和中国内地的在线诊疗体系结构

 香港对于远程医疗并不陌生。自1998年以来,香港的公立医院已经有限度地透过视频形式提供诊疗服务。该服务的服务对象本来主要针对居住在安老院舍的病人,可是近期已扩展到精神病患者,以及需要接受职业治疗和物理治疗的患者。

不过,远程医疗尚未在香港普及。2019年,信诺香港与医疗健康应用程序DoctorNow合作,为客户提供虚拟医疗服务,让患者可以与医生进行在线交流,以及订购药品并直接从诊所送药到家。与此类似,APRIL International Care与Teladoc Health合作,于2019年在香港推出TeleHEALTH远程医疗服务,让客户可以要求持牌医师回电咨询,或针对较为严重的病情征询第二医疗意见。

在中国内地,远程医疗发展迅速。例如,2018年在香港上市的平安健康医疗科技有限公司通过其医疗应用程序“平安好医生”提供在线家庭医生服务,包括其内部医疗团队提供的在线诊疗和电子处方服务。“平安好医生”还运营一个健康商城,供用户在平台上订购药品以及各种各样的医疗保健用品。该应用程序使用人工智能,可从以前的诊疗记录或体检结果中提取数据,生成有利于增进用户健康的个性化建议。

监管挑战——在线诊疗和送药服务

 2019年12月,香港医务委员会发布了《远程医疗执业道德规范指引》(《指引》)(Ethical Guidelines on Practice of Telemedicine (the Guidelines)),为希望从事远程医疗的医生提供指导。违规行为可能导致医生遭受纪律处分。

在线诊疗

 《指引》要求香港的医生在开展在线诊疗时采取与面对面诊疗一样的谨慎标准。换句话说,医生应确保患者适合远程就诊,而且通过远程医疗提供的谨慎标准不打折扣。《指引》尤其指出,在首次进行远程医疗及/或开药之前,最好(但并非强制要求)先对病人进行一次面对面的诊疗。《指引》还指出,如果身体检查有望提供重要信息,医生就应等到能为病人安排身体检查之后才进行下一步行动。

在香港的这些规定下,医生须为病人是否适合作远程医疗的决定负全责,而这则阻碍了远程医疗的普及。在其他司法管辖区,几类特定情形下的远程医疗是被允许的,例如:精神健康方面的状况;或病人需要重复用药而接受复诊,而此前已经接受过医生的面对面诊疗。

中国内地就采取这种做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颁布了三项行政措施以规范远程医疗:(1)《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2)《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及(3)《远程医疗服务管理规范》。根据这些措施,获准进行远程医疗的范围一般限于对部分常见病和慢性病(如皮肤病、慢性高血压和病情稳定的糖尿病)的在线诊疗。重要的是,这些措施明确规定不得对首诊患者开展远程医疗,意味着患者初诊时必须接受医生的面对面诊疗,然后才能接受在线复诊。

送药服务

 在香港,监管药品销售和供应的法规相当复杂,并且因所涉药品类型的不同而有所差异。大致而言,药物分为三种主要类型:(1)药剂制品;(2)抗生素;及(3)危险药物,只有某些类别的获授权人士(如注册医生或药剂师)才可以销售或供应此类药物。这三类药物分别受《药剂业及毒药条例》、《抗生素条例》和《危险药物条例》规管。关于何种类型的实体可以销售或供应这些药物(无论是否收费)的限制也制约了送药服务的提供方式。例如,虽然医生诊所可以安排以快递方式将药品配送给患者,但未获授权销售或供应该等药品的服务提供者则不能以快递或任何方式供应药品。所以举例来说,当医生在DoctorNow应用程序上开出处方后,患者可以获得送药到家服务,但药品是直接从医生诊所送到患者家中,而据我们理解,并非从DoctorNow经营的任何中央设施配送。

中国内地的规定更加严格。医生可以于在线诊断服务过程中开药,但在线开具某些药品(如麻醉类和精神类药品)的处方被明文禁止。中国远程医疗服务提供者(如“平安好医生”经营的健康商城和阿里巴巴经营的天猫)只能销售和供应非处方药及保健品。

远程医疗的机遇

 当前的事件正在推动世界许多地方采用远程医疗。虽然远程医疗显然并非适合所有医疗状况,但它可以降低医疗服务成本,并使患者(特别是行动不便的患者)更容易获得医疗服务。相关技术已经出现了一段时间,但社会习惯和谨慎的监管阻碍了其应用。对世界各地的许多人来说,新型冠状病毒的爆发已经在迫使社会习惯改变,这很可能会对远程医疗产生永久性的积极影响。

然而,要想真正改善远程医疗的采用状况,监管方面也需要做出一些改进。例如,可以规定一些明确的“安全港”,以允许医生在此范围内为特定类型的病例(或医疗服务过程的某些部分)使用远程医疗,而不必担心违反道德规范或失去保险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