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近一项决定中,香港收购及合并委员会(“委员会”)裁定,不同层级的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国资委”)不应自动被视为一致行动。这是委员会首次就不同层级的国资委以零代价转手一家上市的中国国有企业(“国企”)作出裁决。至于执行人员在2007年至2008年初期,就三宗类同情况下所涉及的强制全面要约责任授予宽免的个案,不再被认为是良好的先例。

在这次个案,安徽省国资委透过其全资子公司马钢集团,拥有马鞍山钢铁股份有限公司(一家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上市的国企,下称“上市公司”)的百分之45.54投票权。根据中国政府一项就钢铁产业重组所拟定的整体政策和策略,安徽省国资委建议以零代价将马钢集团的51%股权转让给中国宝武(一家国务院国资委全资拥有的钢铁企业集团,下称“受让人”)(“建议转让”),并于委员会聆讯前刊发公告披露建议转让涉及的可能收购(“该公告”)。

委员会认为,没有任何数据显示受让人(或其控制人国务院国资委)与安徽省国资委曾在建议转让前一起积极合作以取得或巩固对上市公司的控制权,因此不同意各有关方是一致行动人仕。即使假设事实上有一个一致行动集团,股权持有量的均势亦会因安徽省国资委将控制权划让予受让人而出现根本转变,故不能就交易涉及的强制性全面要约责任授予宽免。这与委员会于2015年港通控股的裁定及2008年香港飞机工程的的裁定是一致的,是一个值得欢迎的决定——有关这两个裁定的简要说明,见我们2016年1月8日法律动态

另由于建议转让以零代价进行,委员会亦首次被要求考虑就全面要约而言,每股H股的适用价格应该是多少。执行人员提出,有关价格应为上市公司H股在受让人公布作出全面要约的确实意图当日的成交量加权平均价,但委员会并不同意,认为有关价格不应受到该公告指建议转让可能导致全面要约所带来的影响,故应使用上市公司的H股于该公告前的最后交易日的成交量加权平均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