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23日,香港高等法院原讼庭下令香港安永会计师事务所(“安永”)向香港证劵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香港证监会”)提供有关标准水务有限公司(“标准水务”)的文件。安永表示其并无权取得有关文件,或根据中国法律不能遵守香港证监会根据证券及期货条例第183条所发出的通知书之要求(“该通知书”),而法庭并不接纳该主张。香港法庭在这案件中就遵守第183条通知书而可能违反外国法律的情况作出了重要的指引。

判决的主要内容

收到第183条通知书的当事人必须自行决定如何才能最好遵守有关通知书。最低限度,该当事人必须审阅有关文件,决定是否有任何法律限制其向香港证监会作出披露。如果必须事先获得其他机关许可的情况下才能遵守香港证监会的要求,该当事人有责任获取相关的许可。香港证监会在没有被提供有关文件的情况下,不能决定该当事人按照中国法律可能需要取得哪些许可。

一个合理的辩解包括一个理性的人可以接纳的不遵守第183条通知书之任何理由。主张其有合理辩解的当事人对其满足该客观标准负有举证责任。涉及提供有关文件的实质或操作上的困难均可构成一个合理的辩解。

仅仅声称遵守有关通知书可能或将会违反外国法律是不足够的,但在决定这能否构成一个合理辩解时,法庭会衡量遵守有关通知书而产生的后果。法庭对于是否命令当事人遵守通知书享有酌情权。而每件案件的结果均非常取决于案件的具体案情。

香港证监会 对 安永

2009年11月,标准水务向香港交易所申请上市。但在2010年3月,安永突然辞任该公司的审计师,标准水务随后亦撤回其上市申请。在标准水务撤回上市申请后,香港证监会向安永发出该通知书,要求安永提交有关的文件(“有关文件”),包括审计工作底稿及该公司的其他记录文件。

安永并未对该通知书的有效性提出异议,但指出其有不遵守该通知书的合理辩解,原因如下:

  1. 有关文件是由另一个独立的法人(即中国的安永华明(“华明”))所制作的。安永无权获得华明的资料。
  2. 即使安永可以迫使华明向其提交该文件,中国法律也限制将有关文件进行跨境传送及禁止直接将有关文件提交予任何海外规管机构,包括香港证监会。

2012年8月,香港证监会于高等法院展开法律程序,向法庭申请强制要求安永披露有关文件。

2014年5月23日,法庭裁定安永没有合理的辩解不遵守该通知书,命令安永于28天内提交有关文件。

吴嘉辉法官认为,事实上华明是安永在中国对标准水务进行审计工作的代理人。华明作为安永的代理人,在香港和中国的法律下均有义务向安永提交有关文件。因此,有关文件是在安永的管有或控制之下。

在审讯之前,安永亦告知法庭,三个载有该通知书所要求的资料(包括审计工作底稿)的电脑硬盘被错误地送到香港,但是将有关文件披露给香港证监会可能会违反中国法律。

法庭考虑了多部中国法律,包括保守国家秘密法,并裁定所识别到的中国法律里均没有一条法律规定禁止将有关文件跨境传送给香港证监会。

由于有关文件并没有提供给双方的专家证人及法庭考虑,法庭未能根据具体案情来决定被争议的具体文件是否受制于任何限制。然而,法庭拒绝了安永关于华明被禁止向其提供有关文件而使其无法遵守该通知书的主张。

现在还未知道安永是否会就法庭判决提出上诉,或在研究判决后,安永是否仍坚持主张不对部分或全部的有关文件进行披露,因为违反中国法律的后果会比违反该通告更严重。不论如何,安永的决定都可能让法庭在此极具争议的课题上作出进一步的评论。

最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