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览

Mayer Brown的国家安全业务组就涉及敏感国家安全议题的广泛事项向客户提供法律意见。我们拥有与下列机构合作的丰富经验:美国国防部、国务院、财政部、司法部和国土安全部;联邦执法、情报和军事机构,如联邦调查局、中央情报局和国家安全局;以及越来越多的政府机构,那些机构在能源、技术到贸易等议题上对现今美国国家安全的发展担任著日益重要的角色。我们的团队协助公司客户与美国政府机构和官员交涉、了解全球安全环境,並且帮助他们掌握那些针对不断演变的威胁和技术等领域的法律、政策和规则。那些为国防、国土安全、太空、能源和网络安全领域的关键计划和任务提供支持的企业也是我们服务的客户, 并同时就他们关注的制裁和出口管制、反腐败、移民,以及受制于1950年国防生产法《埃克森-弗罗里奥修正案》的交易等事宜提供咨询。

我们众多律师在美国政府担任要职,拥有设计国家安全程序和政策领域的第一手经验,当中曾服务的机构包括白宫、国防部、司法部、财政部、商务部、联邦调查局、国家安全局、国会和美国各地的美国检察官办公室。他们在那里曾担任的一些职位包括:

  • 两党组成的美国恐袭事件调查委员会的前委员(“9/11 调查”)
  • 前美国商务部长
  • 前美国驻罗马尼亚大使
  • 前美国国防部副总法律顾问
  • 前美国参议院情报特别委员会法律顾问
  • 针对联邦调查局、反恐情报和2009年11月5日德克萨斯州胡德堡事件设立的威廉•韦伯斯特委员会的前委员
  • 前美国商务部副部长
  • 前国家安全局总法律顾问
  • 海外私人投资公司(OPIC)前董事会成员
  • 美国商务部的两名前总法律顾问
  • 美国-伊拉克商业对话委员会的现任主席
  • 前联邦调查局局长特别助理
  • 前美国移民归化局总法律顾问
  • 前总统副助理和幕僚秘书
  • 前美国参议院司法委员会打击犯罪和恐怖主义小组首席法律顾问
  • 两位前美国贸易代表
  • 前美国参议院国土安全和政府事务委员会法律顾问
  • 前商务部副总法律顾问
  • 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和恐怖主义扩散委员会的前总法律顾问
  • 前美国众议院康涅狄格州第六国会选区代表
  • 负责重写联邦采购法律的第1423章小组(采购咨询小组)前主席

负责本行国家安全业务的几名律师目前保持着美国政府给予的高级别安全许可,这让 我们可以就涉及机密信息的高风险事项为客户提供服务。现时仅有为数不多的律师事务所旗下拥有诉讼律师获发所需的许可并配有足够经验去处理此类事宜,而我们就是其中的一家。不但如此,我们还在国防部军事和情报机构关注的事务上拥有丰富的咨询经验。

国家安全政策、立法和监管
我们能够利用丰富的政治经验和深入的法律知识就美国国防和国土安全领域的政策、立法和监管向客户提供法律意见。我们就联邦、各州和地方政府的议题向跨国公司提供咨询,并制定先进的立法和监管策略以应对主要行业面临的新演进的问题。我们曾协助客户制定他们需要的全方位战略,来降低其与国防和安全机构之间商务来往而伴随的政治和经济风险,也曾帮助美国政府机构找到新颖的解决方案来应对艰巨的挑战。我们曾代表客户和证人出席国会委员会的听证会,并就如何恰当回应国会的传讯和文件要求向客户提供咨询。

政府合同
我们的律师在技能和资历之间达到了最佳平衡,足以处理客户在与国防和安全相关部门及机构发展业务时面临的法律和商业挑战。这些挑战包括遵守披露义务、回应审计和调查、开展内部调查、诉讼争议、投标抗议和虚假索赔诉讼。我们曾就涉及国防部、国土安全部、美国情报体系等美国政府部门和机构的国家安全相关合同事项为客户提供法律意见,涉及的议题包括国防硬件和平台、服务支持、太空任务和研发等。我们就美国政府以军事手段或透过网络安全和生物防御合同阻止恐怖主义行动等相关议题向客户提供咨询。我们就限制性的联邦采购规则和政策对供应链的影响为客户提供协助,这些措施均对人口贩运和假冒零部件,以及符合社会经济要求方面造成影响。此外,我们还就涉及外国买家收购美国公司或资产的交易,以及须遵循国防机构、《埃克森-弗罗里奥修正案》、出口管制和《海外反腐败法》等要求的交易提供咨询。我们定期参与涉及国防、航空航天、国土安全和网络安全的采购政策和监管议题。

网络安全和数据隐私
我们就涉及网络安全和数据隐私的动态法律和政策议题向客户提供咨询,这些议题涵盖新技术、国家安全、执法和监管等要素。我们富有经验的律师来自各个细分法律领域,包括监管、知识产权、诉讼、政府、金融服务监管和执法、雇佣和商业以及技术采购。 我们帮助世界各地的客户遵守数据隐私和安全方面的各种监管义务,同时在不断变化的威胁环境下使风险减至最低并大大拓展商机。我们在以下关键领域提供战略咨询:安全事件准备和违规后的响应;诉讼;战略咨询和企业管治;供应商和供应链管理,合同签署与数据传输;监管与合规;政策与倡导。

制裁和出口管制
我们就前沿议题向世界各地的客户提供法律意见,这些议题涉及以美国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為由对伊朗和俄罗斯的制裁、並許多其他在国际贸易和投资方面施加的限制。我们还就与美国放松对古巴的制裁和限制连带的市场准入议题向客户提供协助。在这个频繁变化的领域,我们引导客户适应美国复杂的政策网络、制裁法规和出口管制,并识别随之而来的业务风险和机会。我们的客户涵盖所有行业,包括美国国内外的银行、咨询公司和制造商。

通过与出口管制和制裁监管机构的频繁接触,我们了解各机构在具体情况下会如何解释和执行法规。我们就美国的出口和转口限制向客户提供法律意见,涉及对包括以下在内的法规的遵守:管理军民两用产品出口的《出口管理条例》(EAR);管理国防物品和服务出口的《国际武器贸易条例》(ITAR);外国资产管制办公室(OFAC)对与受制裁国家和贸易伙伴之间生意往来的限制。

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和对外国投资的国家安全限制
我们协助美国和其他国家的客户了解和适应美国基于国家安全理由对外商在美投资的限制。许多此类投资需要接受审查,以确定是否威胁或损害到美国的国家安全。我们的律师全面了解这些限制以及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所进行审查或根据《埃克森-弗罗里奥修正案》采取的限制和审查的性质。

我们曾就如何设计交易以在减少国家安全担忧的同时实现业务目标向客户提供法律意见,也曾帮助客户建立合规计划,以管理其美国业务的机密设施、授权人员、敏感技术等可能构成安全担忧的要素。我们的几位律师当年在国防部和商务部担任高级政府职务时,曾直接处理重要的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和《埃克森-弗罗里奥修正案》相关事项。我们的律师与收购中涉及国防合同的国防机构和公司交涉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

跨境调查和反腐败
我们的律师为客户提供全面的解决方案,以确保他们能应对日益全球化并高度复杂的调查框架,並能遵循世界各地普通愈见严谨的监管机制。我们的经验包括为那些涉及境外适用美国法规的民事和刑事诉讼中进行辩护,这些法律包括《海外反腐败法》、外国资产管制办公室的制裁和相关刑事禁令、《美国爱国者法案》、洗钱禁令和关于政治敏感人物的规定/指引、《反诈骗腐败组织集团犯罪法》(RICO)、《反恐怖主义法》和《外国人侵权索赔法》等。我们与世界各地办事处的同事无缝合作,就跨境调查的复杂后果和潜在的全球影响提供咨询。我们处理过的议题包括数据实务、国家秘密、商业领域的文化差异、律师与客户的保密特权、劳动和就业实务与保护、外国法律与美国国内法的相互作用等。

移民和签证议题
我们的团队管理的不仅是签证和工作许可证授权,还包括客户每天面临的所有类型的受到美国国家安全政策和法规影响的全球流动议题。我们协助客户(经常在整个企业的层面)为其全球各地的办事处申请必要的签证。在复杂情况下,以及在可能适用配额或其他本地限制的司法辖区,我们提供定制的咨询服务,并确定适当的策略,以最大限度地提高成功申请的机会。在某些情况下,这包括就雇佣协议的性质或公司获授权担保外国人申请在美工作签证提供法律意见。我们在处理复杂的可能影响签证资格的个人挑战(例如,曾经申请签证被拒、被捕记录、严重的疾病、离婚或监护等问题)方面也同样拥有丰富经验。 
 

相关执业范围

业务领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