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览

本行的优势在于:擅长协助经纪商/自营商达到高标准的监管合规要求;与行业先锋合作,推进公共政策思路与最佳业务实践。

经纪商/自营商业务范围
本行经纪商/自营商业务律师向附属于美国和非美国金融服务公司的客户提供广泛的法律服务,当中包括投资顾问、投资基金、银行、保险公司及其他金融服务中介及其非金融对手方。我们以渊博的见解为客户提供法律服务,从联邦、州或美国以外辖区的组织与登记要求到常规的合规要求、内部审计、监管检查及执行,我们所处理的业务全面涵盖证券经纪与交易活动以及监管规定。透过广泛的从业经验,我们以敏锐的法律及实践智慧、深思熟虑、迅速回应、创新力及诚信树立了卓越的全球声誉。我们就区域性、全国性及国际性事宜向美洲、英国、比利时、加拿大、中国内地、法国、德国、以色列、日本、荷兰、瑞士及香港的众多客户提供法律意见,并与世界各地的重要监管当局建立了长期工作关系。

我们的经纪商/自营商业务律师专精于证券交易所适用的法律法规。我们在登记要求、合规、合并及继承、(介绍客户的)报酬待遇以及税务领域的成绩为业界所公认。我们亦专注于衍生品、受管制及不受管制的投资工具、反洗钱以及经济制裁事宜。我们持续不断地向客户就影响其业务的每个因素、步骤及策略提供法律意见,当中包括:

  • 软美元(Soft Dollar)、客户转介及组网安排
  • 销售集团及证券分销协议
  • 大宗经纪业务安排
  • 净资本、利润率及消费者保护规则
  • 忠诚保险契约及地方破产制度
  • 引入及理清关系
  • 审阅广告及营销材料
  •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规章制度、证券投资者保护公司、金融业监管局及其他适用的美国自律组织
  • 各州及非美国“蓝天法案”(blue sky law)
  • 英国金融服务管理局的规章制度
  • 内部审计、应对检查及监管机构的各项要求
  • 美国《国内税收法》(Internal Revenue Code)
  • 美国《1933年证券法》(Securities Act of 1933)
  • 美国《1934年证券交易法》(Securities Exchange Act of 1934)
  • 美国《商品交易法》(Commodity Exchange Act)
  • 美国《1940年投资顾问法》(Investment Advisers Act of 1940)
  • 美国《1940年投资公司法》(Investment Company Act of 1940)
  • 美国《1974年雇员退休收入保障法》(ERISA of 1974)
  • 美国《1999年金融服务现代化法案》(即“格雷姆-里奇-比利雷法案”(Gramm-Leach-Bliley Act of 1999))
  • 美国《2001年爱国者法案》(PATRIOT Act of 2001)
  • 美国《2010年华尔街改革与消费者保护法案》(即“多德-弗兰克法案”(Dodd-Frank Act))

组织及登记
我们的经纪商/自营商业务部向金融服务提供商(包括美国银行、基金公司、信用社和储蓄机构)就经纪商/自营商“身份”问题提供法律意见,例如:其业务活动是否符合美国联邦、州及美国以外地区对“经纪商/自营商”的定义,以及是否因此触发登记或其他监管要求。我们亦就基础性问题提供法律意见,例如:制备并提交组织文件、审查负责人及登记代表。其后,我们在各类事务中与客户密切合作,当中包括组网安排的谈判、复杂报酬待遇的构建以及针对自律组织及州证券委员会准备有效对策。

合规及监管
我们就影响经纪商/自营商的各类合规问题提供持续的法律意见,包括:交易、分配及估价程序;通告及记录义务;托管安排;信息阻碍;合规及监督政策;道德准则;私隐及安全保障;灾害复原及营运持续计划;审阅广告及绩效材料;文件保留政策及要求;以及,网站及营销运用安排。
我们就客户与监管机构之间几乎所有互动提供咨询,包括:制备及申报登记表及许可证表格;制定符合公认行业最佳实践的综合营运政策、流程及控制;以及,就消费者投诉、行政行为乃至监管检查及审查等事宜与监管机构沟通。

我们的工作方法
本行经纪商/自营商业务部隶属于更广泛的金融服务监管及执行业务部,本行美洲、欧洲和亚洲的律师组成一支协作队伍,群策群力,向领先的全球性金融服务组织就其面临的各类复杂问题提供周全、创新的解决方案。我们具备协助客户达成目标的能力,法律技巧之高超以及回应之及时为业界公认。

最新观点

最新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