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览

本行拥有全球性的衍生品及结构性产品业务,也是少数几家在伦敦、纽约、欧洲大陆(特别是德国)拥有领先的衍生品业务的律所之一,我们在香港的衍生品业务同样具有很强的实力。我们曾向全部16大(G16)衍生品交易商就衍生品事宜提供法律意见。我们拥有由对冲基金、资产管理公司、退休基金、保险公司和跨国公司组成的优质买方客户群。

《钱伯斯环球》称:“Mayer Brown的衍生品业务是全球性结构融资业务的‘代名词’。”《钱伯斯美国》援引客户所述:“该律所提供优秀的客户服务。”《英国法律500强》评论道:“凭借迅速的回应和出色的服务价值,Mayer Brown赢得客户的高度信任。”《钱伯斯亚洲》的评价是:我们的团队“展示了全面而高水平的专业能力和技能。”

Mayer Brown衍生品及结构性产品业务的一个重要部分是致力于帮助该行业应对《多德-弗兰克法案》和《欧洲市场基础设施条例》(EMIR)分别为美国和欧洲衍生品市场带来的重重改变。

例如,我们向国际掉期与衍生工具协会(ISDA)就一系列事宜提供法律意见,并协助银行客户构建其业务及交易模式,以符合EMIR和《多德-弗兰克法案》的要求,同时保持商业合理性与竞争力。我们也十分积极地在交易领域为众多类型的客户提供服务。

我们经常向ISDA就相关事宜提供法律意见,包括正在进行的多个案例。我们也参与了ISDA为回应《多德-弗兰克法案》而采取的每一项重大举措。Mayer Brown向ISDA和IHS Markit就双方2012年推出的网络平台ISDA Amend持续提供法律意见。这个由双方联合开发的平台彻底改变了市场参与者使用ISDA协议和文件的方式。

我们协助ISDA设计和起草ISDA协议及ISDA新发布的文件,以回应新一波衍生品监管浪潮。我们更向ISDA就其近期的浮动保证金(variation margin)和解散抑制(resolution stay)协议提供法律意见。另外,我们的团队协助ISDA就其新保证金文件制作了抵押品提供者和抵押品接受者破产备忘录,以支持掉期交易商履行法律尽职调查工作,遵守保证金规则下的某些要求。

上述就保证金规定提供的意见补充了Mayer Brown 律师就委托人破产撰写并由ISDA发布的法律意见,以支持用于资本和信贷目的的净额结算(netting)。净额结算机制使场外交易市场达到现有的规模和实力。结合这一努力,我们的衍生品及结构性产品业务为众多类型的机构(包括德国银行协会)提供服务,就净额结算和破产领域的特殊交易对手和交易情形向其提供法律意见,这些情形包括与超国家机构或处于接收管理状态的政府资助的企业进行交易。我们还向德国银行协会就初始保证金(IM)和间接清算的文件解决方案提供法律意见。

我们目前正向超过六家掉期交易商就其对世界各地监管机构正在采用的未清算衍生品保证金监管规定的回应提供法律服务。这些服务的范围和种类广泛,包括协助掉期交易商全面修订其当前使用的ISDA 信用支持文件,以及制定策略来解决由保证金监管规定引起的业务、信用和运营等内部问题。

我们还向同一批交易商就开发新产品以应对由新保证金规定带来的一些市场变化提供法律意见。客户经常赞扬我们跨业务领域的综合服务,例如我们的衍生品团队和诉讼团队联合代表11家领先的交易商和资产管理机构,在ISDA裁定委员会(ISDA Determinations Committee)的首次外部评估中担任辩护律师。

精选内容